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极品相师 199 闪婚闪离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5:34:38

极品相师 199 闪婚闪离

--:

唐振东一下午就跟老叶还有黎道明在店里喝茶。黎道明的几个小徒弟白明和小五小六,在一边伺候着。

下午四diǎn,于清影来説是今晚父亲叫自己回家,不能陪他住鬼屋了。于清影提到鬼屋的时候,语气是笑嘻嘻的,丝毫没把鬼屋真的当成是鬼屋,説不定当成是爱巢也説不定了,只不过这个爱巢还是别人的爱巢,于清影心中第一次有了在外面买个房子的想法,一个属于她和唐振东的房子。

唐振东説行,让她放心。

“对于鬼怪我倒是放心。”于清影还有半句话:我对周海媚不大放心,不过这话她没説出口,她相信以唐振东的聪明一定会明白。

当然,她不是真的吃醋,那只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一种方法,也是她的一种撒娇方式。

“放心,不管什么妖魔鬼怪都不能近我身!”

唐振东当然听懂了于清影的话,不过他没説的是,周海媚根本就不在家,也不会回去,其实那里就他一个人。

当然话不能这么説,这么一説就落了俗套,显得自己心虚了。唐振东説的而一切妖魔鬼怪就包含了情魔在其中。

刚刚放下于清影的,李芊墨的就打过来了,“我説,你这个请客吃饭的也太没诚意了

极品相师  199 闪婚闪离

,请客人吃饭还等人家客人自己上赶子叫啊。”

“呵呵,那个什么,我今天太忙,忙糊涂了,你几diǎn下班,我去接你。”唐振东当然不会説自己是根本就不想请你吃饭,要不是你自己打来催,我就选择性的忘记了。

虽然自己救了李芊墨一次,但是人家李芊墨还帮助了刘中书考过了倒桩,这主要是唐振东去求的人家,关键diǎn在这里,何况自己放了人家一次鸽子,后来又答应了请人家吃饭,这次人家主动找了上来,自己再不答应,那就太不爷们了。

“我马上下班了,你説地方,我自己过去就行。”李芊墨笑嘻嘻的説。

“还是你选吧,想吃什么随便挑。”

“呵呵,那我要吃剁椒鱼头,就去阿瓦山寨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唐振东又和老叶和黎道明等人闲聊几句,就出了门,开车前往李芊墨所説的阿瓦山寨。

阿瓦山寨是个川菜店,以麻辣鱼和剁椒鱼头闻名。唐振东把饭店名输入导航,顺利的找到了这个饭店。

唐振东刚刚停好车,李芊墨就下了出租车,“哟,呵呵,刚学出驾照就买车啦?”

唐振东一看是李芊墨,也对她笑道,“来的挺早,走,进去吧。”

唐振东和李芊墨进了饭店,diǎn好菜。

“请你出来吃饭真是不容易。”李芊墨感叹。

“这个有事,有事。”唐振东呵呵笑道。

“行啦,相信你一次。”李芊墨看到唐振东的窘迫,心中有些得意。哼,敢放本小姐的鸽子,本小姐的鸽子是那么好放的吗?

“谢谢,太感谢了,这个什么山寨还真不好找,好不容易找过来的,我连路打听了好几个人,最后一个人提醒我车上是有导航的,这才找了过来。”

“嘻嘻,你还挺有幽默感的。”

唐振东这哪里是什么幽默感,这就是实事。怪不得一路上有个问路的女孩拿眼瞪自己,没搭理自己就走了,原来把自己看作了故意搭讪的。

“这里是我们一个据diǎn,我有几个姐妹喜欢吃辣,经常过来吃。”

正説着,就有人走到李芊墨的背后,在她后背一拍,“芊墨,陪帅哥吃饭呢,哈哈。”

这下给李芊墨吓了一大跳,随即一回头,就大声嚷嚷起来,“你个死妮子,活的不耐烦了,敢消遣,”李芊墨边説边要施展她的抓奶龙爪手去袭击这个女孩的胸,但是突然想起唐振东在旁边,声音和动作突然从半路卡壳。

李芊墨的这一卡壳,给这女的笑得前仰后合,花枝乱颤。

“哈哈,芊墨,淑女,一定要记得你的淑女形象啊。”

李芊墨瞪了她一眼,回头指着唐振东説,“这是唐振东,这两位是我的死党,就是刚刚跟你説的喜欢吃剁椒鱼头的两个,这个疯癫的丫头叫李美,这个文静diǎn的叫文华。”

唐振东站起来朝两女一diǎn头,“你们好。”

李美性格活泼,她上下极快的打量了唐振东两眼,“恩,不错,英俊潇洒,就是有diǎn小瘦。”

唐振东这人就是骨架大,身上的肉非常结实,但是穿着衣服的时候却看不出来,稍微有些显瘦,这是由于在监狱的这八年营养不良引起的。但是他无论如何归不到瘦的哪一类。

如果脱光了衣服看,唐振东身上的肌肉还是非常强壮的,但是这种机会自然不会便宜这种疯疯癫癫的丫头。所以她也没机会看到唐振东的强壮。

“你们自己过来还是约了人,要不一起?”唐振东见两女跟李芊墨确实很熟,就提出了这个请求。

“呵呵,下次吧,这次我来陪文华相亲,呵呵。”李美小声的跟李芊墨一説来的目的,然后又用眼神指指唐振东,“呵呵,不错,加油。”

虽然她的声音很小,但是怎么瞒得过唐振东的耳朵,他是听了个一清二楚,不过他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装作听不见的模样。

“行了,不耽误你们的二人时光了,我和文华过去了,已经来了。”李美指指里面的包间,示意人在里面。

“好了,好了,去吧,去吧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“我朋友説话没有轻重,你可别介意。”大概是想起李美走的时候的调笑,李芊墨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呵呵,这是真性情的体现,不会,不会。”

“对了,我还没问,你是做什么的?”李芊墨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唐振东的职业,那天她跟刘中书一起吃饭的时候,问了刘中书,刘中书也答不上来。他还真不知道唐振东是做什么的,不过不管做什么那都是他大哥。但是在李芊墨看来,刘中书这就是故意不告诉自己。

“我啊,我就是个算命的,顺道也给人看看风水。”唐振东实话实説。

不过唐振东的实话实话,非但没有引起于清影的惊讶,而且还引起了她的嗤鼻,“哼,就问你个职业,你还不説,不説算了。”

唐振东心里这个冤枉啊,“哥们真是説了实话了,是你不相信。”

大概是看到了唐振东的表情,李芊墨问道,“你不会真的是算命的吧?这些都是骗人的啊。”

李芊墨是真没想到救了她的英雄,开豪车的富豪,竟然职业会是算命的?

唐振东diǎndiǎn头,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那你给我算算,前途,姻缘。”李芊墨也不知道是真的想知道自己的前途,还是考验下唐振东的水平。

“你真的要算?”

“真的,看看你算的准不准。”

“其实呢,有句话叫什么来,有钱不一定是好事,没钱不一定是坏事,命好的不一定长寿,长寿的不一定命好,老天在决定你一生的时候,早就给你安排好了,缺了这个,会补给你那个,算不算其实真的没什么意思。”

唐振东很少给熟人算命,他身边的人他都没算过,也没研究过他们的命格,一来没这个必要。二来得了这个,就会缺了那个,人生很难完美,也不能过分追究完美。

就拿唐振东自己来説,如果他没坐牢,那他就不会遇到他的师父,那他可能一辈子就会默默无闻的做个白领,虽然衣食不缺,但是却绝难暴富。但是命运就是这样,唐振东坐了牢,但是现在他买了这么好的车,而且他马上就要有一栋级豪宅了,计划已经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了。

这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道理。

“呵呵,我明白的,以前给我算命的那个算命先生开头也是这么一招,这应该叫欲扬先抑吧?”李芊墨捂嘴笑了,“你应该能算出来我的职业是警察,也应该能算出来我是个女的,而且还是个长的不算丑的女的,别的,哦,你还应该能算出我的名字叫李芊墨,别的恐怕不大好算吧!”

唐振东微微摇头,“你叫李芊墨,家里有个弟弟,你结果一次婚,应该算是闪婚的吧,母亲去世,父亲健在,你的老家应该在五百里外。”

唐振东如机关枪似的话,直接把李芊墨给弄愣了,好半天没説话,“你,你,你不会是调查过我吧?”

唐振东摇摇头,“到今天为止,我只见过你三次,怎么,我説对了?”

李芊墨diǎndiǎn头,“是,你説的都对,我是个离过婚的女人。”

李芊墨刚説完,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并且越淌越多,有泪流成河的架势。

“其实我刚才也説过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离过婚不一定将来不幸福,没离过婚的也不一定就过的幸福。”

李芊墨听唐振东这么説,她马上抬起头来,看着唐振东的眼,意识是想问真的吗?我真的也能幸福?和你?

唐振东看着李芊墨的表情,就知道她会错了意,不过此时显然不是辩解的时候,越是辩解,越是糟糕。

,.,

广州治疗性病的医院
广州治疗性病方法
广州治疗性病费用
广州治疗性病医院
广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