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谈谈青年诗人树尖(蒋贯胜)的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36:02

大约三年前,与河南青年诗人树尖(蒋贯胜)在青柠檬文学网上有过交流,那是一个起于新疆的文学网站,会员多是比我年齿更短的年轻人,因为对诗理解不同常有激烈交锋甚而是骂战。那时的树尖网名与树为邻,我每每卷入论争其中,他都是站在我这一边,渐渐有了些好感,就把他拉到了山东的网站文企联谊网来,因为我在那里做了五年执行总编,不想这位在中国诗歌网、中国诗歌流派网遭封杀哪儿也呆不长的网络过客,倒在那儿盘踞下来,于是便有了更多的学诗交流,他的诗歌经我推介还发表在了2015年第6期的《山东文学》下半月刊上。

当然,并不是风格相近、臭味相投才动笔写对他诗歌的感受,而是近来文学活动多,不少文友质疑他的作品,常跟我谈起他,说那样写是诗吗?

我当然说是。虽然他的诗多为即兴,有一半写得拉杂不够精炼,但仍然是诗。

但要说是诗,就得说出为什么是诗的理由来。

最近和上海的一些诗人在微信上有些互动,上海铁舞先生设立了一个“TW诗学院现代诗词议厅”,邀请我参与其中,在那里讨论了几天的诗写作,都没有离开“物诗”的范畴。“物诗”的概念是奥地利大诗人里尔克提出来的,就是以造型艺术为榜样,只以感性的具体事物为主题,不让主观情绪流入到作品中去。实际上我的诗写作一直也是按这个路子走的,就像朱多锦先生在序中所说,——“捕捉生活细节,点击美感穴位,完成某种发现”。而树尖的诗歌,大约也是走的这个路子。

里尔克曾说,“诗并非如人所想只是感情,感情我们已经有得够多了;诗是经验。”既然大诗人都这么说了,那就别老整 澎拜的抒情诗了,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的 要你去抒?“肤浅的诗人非喊即叫(张炜语)”,认真想一想,过去我们一直沉溺其间的过度主观性真该扔掉了,再不扔就都成了非喊即叫的“假 ”。

还是先看看树尖的这首《女孩,为何扭头冲我笑》吧。

虽入冬季

却是一个阳光的海洋

我在门口的圆台立柱边站岗

看见女孩试图进门

我下来追问“你找谁”

“我来拿快递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来拿快递”

原来是一个厂就在对面上班

我又回到园台立柱

当你拎着包裹经过我的正面,忽然

扭头看我笑笑

我迎着你深笑

这种笑隐藏很深很深

我不明白的是

你为何扭头对我笑

你是那么温和、阳光

一个青年保安走下台阶询问来拿信件的女孩,只有两句话的交流,只有一抬眼一回眸的场景,呈现的只是一个很纯粹的现象,诗人在这里化为文字的感觉者或观望者,力图让词语呈现一幅画、一副雕像那样独立自足的效果,达到感觉的敏感化和视觉的递进化。在笔者看来,这首显然和那些空洞的抒情诗不同,具有“物诗”的特点,诗人已经自觉培养出绝对客观没有抒情的表现风格。——这不是诗吗?这当然是诗。他的短诗《看荷塘》也写得别有意趣,尤其收尾“时间又是一年深秋/我独坐六角亭的石板”两句,很有立体感。诗之写作千变万化,虽谈不上进步,但先锋写作、前卫写作总还是有的,树尖的诗大都有这些特点,实际上他已经跑到前面去了,跑得我们追不上,便要否定他。

再如他的《这些年我没有找到我的儿子》,——“在一个城市角落里上学/这些年我没有找到我的儿子/遇上的那个她不是我的她/春风起起伏伏三载不遇/都像决堤的水把这时间挽住/却让洪水把两个人的堤冲毁//……春天仍然充满了绿意/萤火虫那么小仍然坚持在小路上飞/这些年没有找到我的儿子/在一支灯管下/我找到了自己”。诗人这首诗体现了一种全新的客观性,不说自己没有建立家庭,却说没有找到自己的儿子,写的都是个人化的经验,絮絮叨叨的呈现让读者逐渐有了共鸣,人生过程某一阶段的迫切感(娶妻生子)无形中也就增强了。这个“儿子”自然也是多指,比如打拼了多年尚无积蓄,写诗多年亦无一定成就,但好在还有“我”在,此诗有着普遍的应验性。我觉得树尖还是写出了一些有份量的诗歌,只是因为对诗的理解不同,大家没有去关注他或关注不够罢了。

共 15 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章介绍了青年诗人树尖的写作风格,用两首具有代表性的诗歌展示了诗人明快的诗句和吩咐的内涵,读之,颇有韵味和意趣。欣赏阅读佳作。【编辑:琴声悠扬】

天津治疗妇科方法
白银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揭阳牛皮癣医院
天津治疗妇科费用
白银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